中等职业教育从追求规模扩张到注重提高质量

中等职业教育从追求规模扩张到注重提高质量

中职教育从追求规模扩张到注重提高质量一个800万的缺口背后

“到2020年,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达到2350万人”,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的这一规模目标,面临很大缺口。今天,一份有关中等职业教育的研究报告指出,根据近年来中等职业教育的在校生数量和高中阶段适龄人口下降趋势,要实现这个目标存在难度,“预计缺口为800万人”。

学历含金量受争议 六成考生认为贬值

“学历在招聘当中的作用依然存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分析,“考研热”背后也存在着问题。虽然高学历能够为学生带来优势,但是这种相对优势要付出很大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考生应根据自身条件和职业规划理性选择,不应有“随大流”的盲目心态。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对东、中、西部49所中等职业学校的跟踪研究发现,中职学校的辍学率正在下降,2014年辍学率约为23%,2016年约为13%,2017年约为8%。课题组将情况的改善归结于以下原因:国家脱贫攻坚决战阶段,不少地区推出了初中毕业后考不上高中的学生必须接受中职教育的政策;政府在提高高中阶段入学率等方面的努力。

高学历能带来优势 但时间成本也不小

微博发起的投票显示,近七成网友觉得考研是为了提升学历,进而好找工作;不想进入社会而考研的网友占18.8%;只有一成不到的网友认为考研是为了继续深造做研究……

(责编:实习生(王婧宁)、何淼)

像往年一样,今年也有不少“二战”的考生。根据研招网发布的《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数据报告》,近年来,随着考研人数的增长,考生的选择和结构也呈现了新的趋势。考生方面,虽然应届生仍然是考研的主力军,但是随着在职研究生纳入统考后,以及往届生对于提高自身就业竞争力的需求增加,往届生的考研比例也逐年提高,据可以查询到的全国及部分省份最新公开数据显示,往届生占比近半。

往届生想要通过考研提高竞争力,不少应届生考研则是因为“没有做好工作准备”。考生张洛告诉记者,自己宿舍里6个人今年全都准备考研,没有一个人选择工作。“我感觉好几个同学不是真心想考,就是觉得其他人都在考,自己也就跟着考。”张洛说,自己的目标是苏州大学,希望能够通过考研换一所城市去学习生活。“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还不太懂,稀里糊涂就报名了。我很喜欢南方城市,希望能通过读研到南方城市去。”

22日下午,研究生招生考试刚开始不久,在山东师范大学千佛山校区考场斜对过的人行道上,一位拖着拉杆箱的家长不时望向考点。“女儿考的是数学,她对这次考试看得很重,考好了就能更进一步地提升自己了。”

“她常常一学就是七八个小时,经常连午饭和晚饭都忘了吃。有次夜里11点半,发现她还在做模拟试题,我心疼她,又不忍心打断她。”赵女士说,女儿非常看重这次考研,下了太大的功夫,没日没夜地学习后,原来的一头秀发开始大把大把往下掉。“希望女儿没白付出,相信她一定能考个好成绩,我在这给她加油。”

研究报告指出,“从中等职业教育发展的长远考虑,为兼顾人才需求与教育质量,可能存在一种发展的层次安排,即在提升质量、健全育人功能的基础上,再稳步扩大教育规模。”

此外,根据调查,一部分中职学生在初中毕业前已经有一些包括辍学、外出务工的经历,这类学生约占12%,约有9%的学生有打架、沉迷网吧等行为。课题组指出,这两类人群如果长期处于社会底层,且没有合适的发展渠道和发展机会,将对社会稳定带来潜在威胁。在这一意义上,中等职业教育扮演了保障社会稳定、促进教育公平从而促进社会公平、改善民生的重要角色。

历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也表明,中职学校在校生人数在2010年达到史上最高的2237.4万人,此后逐年下降,2018年已降到1555.26万人,约占高中阶段教育规模的40%。2010年到2018年,中职学校由1.45万所减少到1.02万所。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近几年国内的国际学校国际教育的发展迅速,教育部对国际教育也是进行了一次整治和规范,让学生家长可以放心的把孩子送进国际学校校园接受国际教育。孩子从小在国内接受国际教育,相当于把孩子送进了家门口的“洋高中”,这样也能让家长安心,碰到什么问题也能及时作出调整,选择合适孩子的国际教育也能让孩子在面对出国留学的过渡过程中可以“松口气”,具有一个缓冲期。

该课题组对广东、四川、贵州三省30所中等职业学校的研究发现,在这些学校,约有70%的学生来自农村,超过60%的学生家庭经济贫困,超过一半没有受过学前教育,43%有过留守儿童经历,28%来自单亲家庭。这些学生在情绪、同伴关系、价值观、学习能力等方面,与全国一般同龄群体相比,问题较为突出,这与其不利的成长环境有直接关系。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认为,导致中职教育规模下降的原因有多方面,其中之一是适龄人口总量下降,中职学校和普通高中在校生规模都在下降,只不过中职学校降幅更为明显。此外,从实际出发优化调整,有计划、有针对性地撤并一批中职学校,也是原因之一。

研招网的调查数据显示,39.96%的考生都将“个人发展与就业前景”作为考研的原因,其次是占21.29%的专业前景,出于“热爱科研”目的进行考研的学生仅占12.17%。就业需求是催生“考研热”的重要原因。

国际学校采用的教育模式与西方教育思想也是共同的,让学生在国内上学,也能能享到海外留学的学生差不多的待遇。关于是否让孩子就读国际学校,接受国际教育,进入家门口的“洋高中”,每人观点都不一致。关于这个问题,没有一个肯定的规范答案,只要不同的解说罢了。毕竟每个孩子的实际状况和才能是不同的,所以家长要着实了解自己孩子的意愿,再进行挑选。

“工作了以后才发现学历还是很重要的。”考生王菲(化名)告诉记者,自己2016年毕业,目前在一家传媒公司工作。毕业后换了几个工作,都感觉不太满意,想要通过考研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将来希望能够考个编制,进“体制内”工作。

近年来,考研报名人数屡创新高。据统计,2016年研究生报名人数为177万人,2017年研究生报考人数达201万人,到2018年,考研报名人数升至238万。2019年全国考研人数规模达到290万人。纵观近五年的考研报名数据,从2016年的177万,到2020年的341万,5年时间,考研报名人数接近翻番。

考生认为研究生招生规模过大,研究生数量大幅增多;其次是研究生“注水文凭”层出不穷;第三是研究生培养过程中质量要求不严格。近年来,研究生教育由外延式扩张转向内涵式发展,考研热趋势下提高研究生质量成为招生单位新的课题。(郭春雨 巩悦悦)

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介绍,今年出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作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重大判断,提出一系列新的制度设计和政策举措。他说,中国将在5年到10年内推动职业教育完成3个转变,其中之一就是“由追求规模扩张向注重提高质量的转变”。

本文转载自《Li尚朋》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通常符合办学条件的国际学校的建设是根据国际教育的规范进行建设的,就而言,无论是课程设置还是学校的教育配套设备都是有严格规则,当然都是依照国外教育教学环境进行安装配备的。孩子进入国际学校校园,也是可以享受国际学校带来的全英文教育环境,例如王菲的两个女儿都是国际学校接受的国际教育,黄磊的女儿接受的也国际教育。从很多明星家庭的孩子接受国际教育程度来看,他们的英语交流能力也不比出国留学的学生差,流利的英语口语让许多家长羡慕不已。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说,这些孩子经历了贫困、单亲、留守等许多问题——社会的很多问题沉淀在农村、沉淀在底层,然后集中到了中职学校。中职学校的生源主要来自农村,如果加上城市低收入人口,约有90%学生出自低收入家庭。全球现在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就是收入分配不公平,中国同样也面临这个挑战。办好中等职业教育,能够帮助这些年轻的孩子学到技能、学到知识,让他们能够“在人生的阶梯上继续向上,促进社会流动”。

在赵女士的眼里,女儿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好孩子,学习成绩也很好。就拿这次考试来说,赵女士多次提出在考场附近找个宾馆,但女儿为了省钱坚决不同意。“早晨他爸爸五点钟起来做饭,我们娘儿俩7点之前从位于天桥区的家里出发。”

本报北京12月5日电

有的家长以为送孩子出国留学便可以挑选一个寄宿家庭,随时随地的融入当地的环境中。其实,国内许多爸爸妈妈没有出国留学过,对寄宿家庭的一些状况并不是很了解,对出国留学的一些问题也没有注重过,可能太过于理想化。

“现在工作也算是稳定,但还是想要考考试试,万一考上了呢。”考生小赵告诉记者,自己就是“裸考”中的一员,他在济南的一家设计单位工作,之所以报名参加考研,是想碰碰运气,他说,这也许会给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带来新的变化。

考研热连年升温,报考人数屡破纪录,但研究生学历的含金量受到争议。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的调查,近六成考生认为研究生学历较之前有所贬值。

近几年留学热潮居高不降,许多家长也觉得孩子出国留学是宜早不宜迟,所以导致出现目前的低龄化留学热潮。但是从孩子的角度上看,从小就送孩子出国留学,真的对孩子是好处多多吗?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今年参加研究生考试的考生中,“裸考”的也大有人在。所谓“裸考”,即基本没有任何的考前准备就直接上考场。

在由教育部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指导、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主办的职业教育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公布了这份报告。相关研究是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一个课题组实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