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兵初长成

这里有兵初长成

新年伊始,新兵陆续下到连队,开始转入专业训练阶段。

经过3个月的新兵生活,他们迈出了军旅生涯的第一步。在这3个月里,志愿报国的青年坚定了信念理想,懵懂天真的青年懂得了使命担当……

监管环境变化带来的影响还在继续。在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预告中,威创股份表示,由于学前教育行业政策的变化,2019年度的净利润预计下降幅度为0%至50%,甚至可能改变盈亏性质。在学前教育新政发布一年后,幼教行业仍在自我调整以适应政策带来的变化。

政策压力下,选择缩减幼教业务的不止威创股份。2019年6月,21世纪教育(01598.HK)宣布,原用于收购幼儿园品牌的1.73亿元改为投入职业教育等学校,随后秀强股份表示将出售旗下全部幼儿教育资产。

他说,来当兵是因为“不想变成废人”,于是来“试试看”。

涉及民办幼儿园业务的上市公司均面临冲击。政策发布次日,威创股份开盘不久即跌停,当日跌幅达10.05%,秀强股份等股票均有下跌。

“最开始只想试试看,但现在我把军营当成了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张吉毓昀坚定地说,3个月的时间,他看到了自己的转变和进步。现在他定下一个很明确的目标——考上军校,希望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在军营待得更久,成为对军队、对国家有用的人。

一天,旅机关工作人员突然告诉他,90岁高龄的著名军旅作曲家姜春阳,在看了他的文章后,有感而发创作了歌曲《我为什么来当兵》(见本版2019年12月3日报道)。这对正饱受煎熬的路顺来说像一针强心剂,他说:“这让我更坚信了自己的参军选择是对的。”

回顾3个月的新训,徐鹏程在体会中写道:高中时,爸爸曾对我说“国家这么安全是因为有人在替我们站岗”。那时我还不能理解,现在我有点懂了。3个月的新训生活,让我理解了“军人”的含义,学会了坚持、拼搏。下连之后还会有很多挑战,我相信我能战胜每一次挑战。

“我真的很感动,当时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张吉毓昀很感谢这关键的一推,“我心里的锁‘啪’一声打开了,我开始真正地接受了这里。”

“北方人第一次见到了橘子树!”新兵徐鹏程很是兴奋,前十几公里走得很轻松,还有心情欣赏沿途风景。但渐渐地,就只有累和疲惫了,“最后阶段真要顶不住了,脚痛,腿痛”。走到营区附近一所小学时,他和战友的体能都已近枯竭。

“我找到了奋斗的目标”

路顺说,在新兵连,他不只收获了15个考核课目的成绩单,也获得了重新审视自己、定位自己、超越自己的机会。下连了,他期待着再一次拔节生长。

还有一次,他们借用小学操场进行体能训练,一个戴红领巾的小女孩向行进队伍敬了一个少先队礼,徐鹏程很激动,“我很想回一个军礼,但因为在队列中不能随便回礼,我便挺胸抬头,把手臂摆得更直”。他说,当时那种军人的使命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

脚受伤,成绩止步,恢复训练时间未知,而大家都在关注着他的成绩,一时间,压力排山倒海而来。路顺十分着急,疼痛稍减,就找指导员要求恢复训练,但指导员劝他从长远考虑先养好伤。

“我更加坚定参军的选择”

为应对政策改变,威创股份开始调整幼教业务的航向,更侧重为幼儿园及早教、托育机构提供课程产品等。2019年上半年,其已研发“少儿编程”、“双语阅读”等项目,并表示计划推出“少儿艺术”“少儿体能”等课程。

茫然,这是新兵们说起入伍动机时经常提及的词。和很多2000年前后出生的人一样,伴随中国经济腾飞而成长,张吉毓昀从小衣食无忧,做事只需考虑是否喜欢。

但令人稍感意外的是,年轻的路顺对此却很冷静,他说:“获得的荣誉、所有的经历都已成过去,作为一名新兵,我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

“冲啊!”徐鹏程和战友们呐喊着,在小朋友的加油声中,迈开疲惫的双腿,一步、两步,加速、冲刺。35公里,没有一个人放弃,徐鹏程和战友顺利完成第一次徒步拉练。

而威创股份却难以转身离场,幼教业务已成为其重要的营收支柱。自2017年收购可儿教育、鼎奇幼教后,幼教业务占总营收的比例超过40%。

冷雨、低温,35公里徒步拉练。在帐篷中度过了寒冷的一晚,新兵们还能坚持吗?

“刚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特别积极,但受伤那段时间,他情绪波动很大,整个人看着都消沉下去了。”副班长廖南书一直在关注着路顺的变化。对于一向“只要想做就能做到”的路顺来说,新兵连确实让他经历了一些“挫败”:最初一个都拉不起来的单杠,志在必得却错失第一的演讲比赛……

就在这时,他的脚受伤了,要停训休养。“如果我的脚没有受伤就还好,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做好。”路顺说。第一次3000米跑,他就跑进13分,但受伤却让他几乎缺席了所有训练。

经过3周的休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路顺的脚伤痊愈。训练恢复,成绩回归,路顺找回了训练热情,最终在新训结业考核中,个人总评优秀,3000米跑甚至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

“哇,解放军叔叔!”“解放军叔叔!”行至小学大门,一群刚刚放学的小朋友看到了他们,此起彼伏地打招呼。

“我开始懂得‘军人’的含义”

很精神,行动间已有了军人气质。在连队俱乐部,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路顺、《我为什么来当兵》(本版2019年10月17日刊发)一文的作者。

张吉毓昀走进记者的视野,因为这个充满时代气息的名字。

新兵下连之前,记者走进东部战区陆军某新兵旅,体验了新兵连的“魔法”,见证了新兵们的变化。这里,我们想分享3个新兵的故事,讲述他们由地方青年向合格军人的成长与蜕变。

自述文章的发表,让路顺成了新兵连的“明星”、各级领导关注的重点、“别人班的新兵”。

为及时止损,威创股份开始缩减幼儿园服务业务的比重。其在2019年半年度财报中表示,基于政策环境的变化,部分合作幼儿园可能转型为普惠幼儿园,减少对托管服务和商品的采购,需求出现阶段性下降,公司决定主动暂缓拓展新客户。作为托管服务提供商的可儿教育,成为被削除的首个对象。

“我来这里只有一件事不会,就是啥也不会。”新兵生活着实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什么都做不好,和谁都聊不来。第一次手榴弹投掷训练,望着30米的及格线,他只投了15米。整理内务更是让他头痛,最难熬的那段时间,他甚至无法安心睡觉,只因起床后要叠被子。他说心里想过离开。

心态转变,张吉毓昀对训练和生活更积极了。被子叠不好,就重新叠,请教战友,不断练习;手榴弹投不远,就一遍一遍熟悉动作,找发力感觉……和战友们相处的每一天也变得温暖而充实。

此次被出售的可儿教育主营幼儿园托管加盟业务,提供教学管理、师资培训等服务,在2017年以3.85亿元被威创股份收购。在收购前发布的可行性报告中,威创股份称幼教市场前景良好,该项目收益明显、风险可控,符合公司长期发展战略。

学了十几年美术,但高考发挥失常让他与心仪的学校失之交臂,于是随意选所学校,随意过着大学生活。张吉毓昀说自己仍爱美术,但不知道未来在哪。

但一年前发布的学前教育新规不再允许上市公司进入民办幼儿园领域。根据2018年11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

原以数字拼接墙为主业的威创股份通过收购跨界幼教领域。自2015年收购幼儿园品牌红缨教育后,威创股份逐渐转向“双主业”模式,先后购入金色摇篮、可儿教育及鼎奇幼教,将幼教板块作为营收的“第二增长极”。

虽然很疲惫,但徐鹏程不自觉地挺直腰板儿、挺起胸膛。因为,自己也成了小朋友口中的“解放军叔叔”。

监管政策的收紧也开始影响学前教育业务的营收能力。财报显示,威创股份在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5323.5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4.59%。在数字拼接墙业务平稳增长的情况下,幼儿园服务业务成为业绩下降最大的板块,收入同比下降27.76%。

转机发生在第一次3000米跑。对平时不锻炼的张吉毓昀来说,开始很简单,但一圈、一圈又一圈,终点好像遥不可及,他的腿变得酸胀、沉重,像灌了铅一样。

记得小时候,一次上学路上,一辆满载军人的卡车从旁边驶过,小学生徐鹏程一边兴奋地叫着“解放军叔叔”,一边追着卡车奔跑。徐鹏程说:“我当时就觉得他们特别帅!虽然吃了一嘴土,但还是很开心!”

不想再坚持了!就在他内心挣扎时,背上传来了一股向前的力量。原来,负责保障的新训骨干看到他的情况,便跑过来,推着他一起跑。